宁都红色故事诵读 l 第8期:王俊父子,一门双烈

2020-09-24 17:26:58 李秀娟

摘要:

在新中国成立71周年之际

中共宁都县委宣传部

宁都县教育科技体育局

共青团宁都县委

组织开展宁都红色故事诵读活动

以此献礼新中国71周年华诞

今天推出第8期——王俊父子,一门双烈

朗读者:刘熙蕾  宁都一小 五(14)班

作者:曾晨英

红色故事诵读 | 王俊父子,一门双烈

翻开厚厚的《江西省革命烈士英名录》,宁都16725名革命烈士收录在册,烈士英名一个挨着一个,其中“王俊 王俊之子”赫然在目。一门双烈,一个悲壮的故事。

1929年11月13日,宁都北部的东韶,阴霾密布,冷风呼啸,昏暗的黎氏“锦公家庙”内,关押着敌人凌晨抓捕的宁都县工农兵革命委员会主席王俊,一同被捕的还有他已怀有8个月身孕的妻子曾宝秀。

王俊是1927年2月入党的宁都早期革命先驱之一,和温雪堂、彭澎等同志情同手足舍生忘死开展革命活动。他们从县城到农村,秘密组织农协,创办农民夜校,培养革命骨干,发动农民暴动。至1929年10月,宁都全县建立五个“红旗社”(区委的代名)和33个支部干事会,共有400余名党员,县赤卫队扩充为拥有300余人,160余枪的县游击队。

王俊成为国民党的眼中钉,肉中刺,最终被捕。敌人将王俊绑在祠堂大木柱上,对他严刑拷打,逼迫他说出彭澎的下落,还有其他革命同志。

“我至死也不会出卖同志!你们这些狗东西,别高兴太早,你们的死日子也快到了,杀死了我,还会有千千万万共产党员,共产党员是杀不绝的!”

王俊正义的怒骂声,激恼了敌人,他们把沙子塞进王俊的嘴里,又是一阵毒打,直至昏死过去。

已怀有8个月身孕的曾宝秀,见丈夫被打得浑身鲜血淋淋,用尽全力冲上去用身体护住王俊,并怒斥道:“你们不要逞强,要不是王俊病成这样,你们休想抓住他。”敌人恼羞成怒,举起枪托将曾宝秀打昏在一旁,又用冷水将王俊泼醒。

王俊挣扎着说道:“取义而死,痛快!你们杀了我王俊,后面自会有人找你们算账!”

敌人整整一天的拷问,毫无所获。便于当晚将王俊押解到东韶村“曾家园”空旷的山坡处执刑。王俊高呼着“共产党万岁”口号,饮弹壮烈就义,献出了年仅26岁的宝贵生命。

惨无人道的敌人,并未就此善罢甘休,他们残暴地将王俊头颅割下用铁丝穿着,与其妻曾宝秀一起押往宁都县城。

王俊的头颅被高悬在县城西辕门示众,有着8个月身孕的曾宝秀被敌人押进县牢继续关押。

敌人每天对曾宝秀刑讯审问,要她说出彭澎的下落,曾宝秀意志坚定的严守秘密。1930年1月11日深夜,受尽折磨的曾宝秀在狱中艰难早产下一男婴,敌人得知这一情况后,立即向大牢奔来。

“‘土匪婆’,把那个小崽子交出来!”

“你们要干什么?”

“干什么,我们要斩草除根!”敌人说罢就抢走了曾宝秀怀里的孩子。

曾宝秀哭叫着,嘶咬着敌人,敌人对着曾宝秀当胸一拳,将她打昏在地。

残忍的敌人倒拧着婴儿的小脚,扒下裏在他身上一件单薄的夹衫,赤裸着丢进了早已准备好的竹蓝里走了。

婴儿稚弱的哭声在狱中凄厉回响……

狱外,阴风恕吼,大雪纷飞,与高悬王俊烈士头颅西辕门遥遥相对的县衙东将台旗杆上,挂着一只装有赤裸裸刚出生婴儿的竹篮,婴儿就在这凄冷的风雪中活活冻饿致死,更为残忍的是死婴也被敌人剁成数段。厚厚的白雪覆盖着遥相对望的王俊父子烈士遗体,历史永远定格了这悲壮的一幕!

江河呜咽,大地含悲!仅60天,王俊父子,双双成烈。王俊,未能等及儿子的出生,用26岁生命书写了一名共产党员的初心使命;王俊之子,出生不到一天,母亲连名字也来不及取,更未能吸吮一口母汁,即成烈士,堪为共和国历史上最小烈士!

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