又逢重阳,写给母亲的散文诗

2021-10-13 17:12:11 罗娇

摘要:



又逢重阳,写给母亲的散文诗


1

小时候,母亲在右,我在左,一双温暖的大手牵着小手向前走,光阴把我们的身影拉成长长的破折号。

那时,我是一只朴素的玉米,你的生命是一片灿然的黄壤,到处我都会发现一片供我吸收营养的土地,到处,那深厚温爱的黄土地都会令我羞愧得俯下头去。

而你的目光把一只玉米照亮,把我的灵魂照亮。

那时,我记住了母亲挥锄割禾挑担的姿势,因为劳动,母亲长成最动人的女子。我也记住了母亲送父亲出远门的身影,在村口的樟树下接我们回家的身影,给饥饿的孤寡老人端茶送饭的身影,因为爱,母亲比诗经中的女子还要美丽。


2

我像是一个从泥土里爬出的孩子,风把我身上的土吹开。刚好你从那片土地经过,把我领回家去。

许多个晚上,母亲,你拍着我,回答我提出的生命的来源。

你却说,我原是水中的一尾鱼,一尾时沉时浮的鱼,你走在岸上打量我,是你唱的歌声把我招领到岸上。于是,我便想像自己是一条美人鱼,肆意地在水里自由来去。

我已经大了,母亲。大到不再害怕有人把我还原成水里的一尾鱼,土里的一个种子。

而每想起种子和鱼的隐喻,母亲,那是你为我编织的童年啊。至今,你在我小木床旁唱歌的场景,常常浮起。

只是岁月,染白了母亲的双鬓。而故乡,那土地仍在,水流依然潺潺。


3

母亲,还记得吗?小时候在我端碗跌撞时,你唱的那首童谣:“月光光,秀才郎。骑竹马,过院场。院场中,好栽葱。葱发芽,摘细茶。茶花开,桃花红。十只鸡子做两笼,挑到姐姐门口过,姐姐留亻厓住,亻厓唔住,亻厓要回家栽漆树。漆树深深青,遮过观音岭。观音岭里一伙鹅,呢呢哦哦飞过河。观音岭里一伙鸡,吱吱喳喳飞过溪。观音岭里一伙鸭,呢呢嘎嘎飞过塔。”

那时,我就嚷,我不要栽漆树,我要留住姐姐家......

还记得吗?在那个月亮的冬夜,村子和路犹如童话里透明的句子,你背着我归家。还记得吗?母亲,后边像有脚步在踏踏地跟着,心里我有点怕,把眼睛闭上,你说:不怕呀,那是月亮的脚步,天上的月亮总是冷,你停,她也停。

母亲,今天,你变老了。在我们听不到童谣的光阴里,母亲,你在生活的重负中走进走出。你的脸上堆满褶皱,我不敢面对你沧桑的目光,多想回到端着碗喂饭时的那时的你的目光。


4

母亲,还记得么?

小时侯你也和我一样望着月下的树巢么?

院中的暮色渐渐把黑痣一样的巢抹去了,一只鸟就从巢中飞走了,接着星星出现。

母亲,小时侯你也和我有一样的心理么?

你也和我一样有着飞翔的梦么?

总有一天,在暮色里,我从远方归来,在你膝前围绕。母亲,那时我们站在树下,头上有树,树上有巢,我会对你说:鸟儿已归巢。

我们会在夕阳下散步,你一句我一句地唱着:“月光光,秀才郎。骑竹马,过院场。院场中,好栽葱。葱发芽,摘细茶。茶花开,桃花红。十只鸡子做两笼,挑到姐姐门口过,姐姐留亻厓住,亻厓唔住,亻厓要回家栽漆树……。”


5

今天是你的节日,我的母亲。




文:李能玲

视频:李成城

供稿:宁都县融媒体中心

返回顶部